澜图摄影

提供高品质的商业产品摄影服务、摄影经验交流、摄影技巧分享!

« 网拍闪灯造型光与闪光的运用技巧 »

后数码摄影时代的焦虑与影像教育

由于数码摄影透过科技所做的改变和其再现部分往往一样多,因此,观众无论在理念认知、艺术创作、生活实务应用等方面都常有骇人的对话;看似简单的影像科化,却表现了人和机体介面大改变的冰山一角。摄影,长久以来给人印象是简易的影像工具,无须学习人人都会操作。同样概念在数码「后摄影」时代是否更普遍?笔者侧观美国摄影教育多年,注意到近年来全美「大学艺术教师联盟」(CAA)年度教师甄聘活动显现是︰传统底片型的摄影教师空缺极少,取而代之为熟悉数码影像软件操作的“数码型摄影教师”。除此之外,许多摄影系也都被收纳入跨媒体艺术学程。美国摄影教育界的改变,多少也是台湾现况反应,只是我们还未有永续地前瞻、适宜地的承续。本文以个人对台湾大数码摄影教育现况观察为底,从教学行政、学生的数位回应,以及教师对数位技术、影像美学的再思等三大方向提出十多要项,建议未来数码摄影教学应以「数码艺术」为精神指标。

当证件照片和本人不符时
科技如没有深层的人文省思,不但未必能改善人类生活,甚至带来更大浩劫。摄影数码化后,无论在个人艺术创作或大众影像应用,现代人在尽情地享用其科技、方便表象之时,负面危机也正在潜行中。目前一般的传统照相馆,绝大部分都已采用数码方式拍摄各式証件照,其结果的确更方便业者从事传统的“修片”工作。然而,証件照修饰尺度为何?新的“数码人像修片”是一般的去红眼、面斑,还是更进一步的漂白与虚拟整容?由于政府、相关公会在这方面未曾规范,因此,证件照可信度正在无形地失控中。不久前,笔者便亲身体验过,出国时,海关对个人护照上的照片表示质疑,须以当场签名辅証才淮予放行的窘境。由上述案例可见,日新月异的数码新生活,对人们而言尚有许多待适应处。

后数码摄影时代的焦虑与影像教育
「后摄影」一词是许多西方学者用以描述传统摄影使用底片(film-based image)之外,藉由电子、数码成像的摄影形式,包括:电脑、光碟、数位照片、互动式装置等所产生的静态影像。概念相近用词,首见于1991伦敦「摄影家艺廊」所举办的「摄影录影-摄影进入电脑纪元」(Photo Video: Photography in the Age of the Computer)展览。(Wombel, 1991)

浅论数码摄影特点有:即拍即看、快速简易的储存方式、记忆体可以重複使用、影像复制容易、不仰赖固定的暗房空间、不使用化学药剂具环保实效、电脑配合性高、后置可能性佳、具电信传播可能、影像内容具有个人隐私性等。数码影像,无论是将传统影像扫瞄或直接使用数码器材成像,无不以雷霆万钧之势进驻当代生活,快速地取代传统摄影。由于数码摄影透过科技所做的改变和其再现部分往往一样多,因此,无论在哲理认知、艺术创作、生活应用等方面,常有其骇人的对话内容;看似简单的影像新科化,实质是人和机体传统介面大改变的冰山一角。显见的例子诸如︰数码机身上的观景窗变成较大尺寸的直视萤幕之后,对焦与框取的眼睛就再也不紧贴著机身;传统摄影者强调拍照得站在定点才能进一步改变自身和对象间的“既定关系”,然而,数码图象脉络却偏向讯号、眼睛和萤幕的虚拟关系。数码摄影经由如此变异之后,是否还可称之为“摄影”?

侧观美国摄影教育多年,注意到近年来全美「大学艺术教师联盟」(CAA)的年度教师甄聘活动中,“纯摄影教师”的空缺极少,取而代之为原摄影教师还能熟悉数位影像软体操作的“数码摄影教师”。再者,许多摄影系也都被收纳入跨媒体艺术学程。美国的近况改变,是否为全球性普遍现象尚待更科学化研究,但将其视为台湾摄影教育重要的风向球却不为过,毕竟现执教于大专院校的教师,大多毕业于美国;更何况上述现象,多少也是台湾现况,只是我们还未有摄影艺术永续发展的前瞻,以及传统和数码技艺适宜地承续策略。

姑且撇开高阶硬件设备不论,二十一世纪摄影教室应正视的观念议题是:无论传统或数码摄影除了要能自立为一种成熟的艺术媒材之外,本质上能否结合电脑艺术、全像摄影(holography)、虚拟实境、「媒体艺术」(Media Art)和网际网路艺术等新媒体,进而扮演动画、录影、电影等科技影像创作或应用的基础学科角色?更重要的是,数码摄影教育如何不再重蹈传统摄影或其他科技艺术教学的盲点----教师分不清楚是在教授工具操作,还是藉由科技启发学生更灵活思维、为艺术创意加分?
进一步细究上述议题便是

1. 数码科技知识要探讨到何种程度?
2. 数码所简化的传统技术将如何内化于授课内容,开启更多新美学?
3. 往后数码摄影课应朝更精简内容?还是涉足更多哲学、社会学等学科?

数码暗房的瓶颈
传统黑白暗房实习,美学部分往往著重图像反差及量感体验,彩色则在养成颜色再现以及创造力。反观数位暗房,理论上,只要讯号传输系统不造成减损及杂讯便可以再现理想照片。奈何,高阶的色彩管理软、硬体,并不是每个学校都有能力达到专业要求。也因此,绝大多数学生还是得透过电脑萤幕“预视”,体验如何调整透射式影像和列印机下输出结果的差异。表面上,透过数位萤幕所见「正像」,比起在传统放大机底下将底片的负像转换成正像来得方便。只是,当使用者,尤其是教师对色彩精确度要求不高时,偏失的列印便常被怪罪于设备老旧,而非人的美感训练不够;看似简单的电脑影像输出,其所需的实习钟点绝不少于传统暗房。学程有限的时数框架、过度迷信科技能力,以及自行列印费用昂贵实情下,类似「数位暗房实习」就被如同鸵鸟般地掩盖,学生的输出大多交由私人工作站负责,影像品质控制不易,彩色影像中的色彩因而永远成漂浮不定状。色彩偏失情况,在台湾传统摄影教育中便是个大缺漏,到了数位时代情形仍一样严重。


数码相机基本结构和传统者并没有差异,主要是镜头、机身,以及影像承载的底片三部分。画质较佳的数位相机,镜头部分多採光学镜头,绝大部分机身设计都延续传统自动相机特质,将複杂的曝光数值外加「色温」控制进阶程式、自动化;数码拍照技术几近于零。目前学生可以负担的低阶数位相机,除影像承载体CCD,影像暗部在高倍率放大之后有杂点缺失之外,学生的学习活动还显现以下现象︰

以彩色、静态对象为主
从拍照实务来看,数码底片承载来自镜头讯息档案大小,直接影响记录所需时间;档案大、影像较细緻,但时间相对增加。坊间高阶单眼数位相机价格未普及前,直接限制同学们对移动对象的“即兴连拍”体验,因此拍摄对象集中于风景、静物、团体纪念照等静态内容,对新闻、运动类报导实习影响甚巨。除此之外,虽然成像过程和后製输出,数码也有黑白影像功能,但学生甚少碰触是个不争事实。

1. 数码相机“即拍随看”的快速成像特质,大大降低早先操作技术的威胁感。
2. 可以重複使用“光学底片”(记忆卡)的经济性,让初学者更勤于练习拍照。换句话说,影像实验的胆识加大了。
3. 数码影像分享的空间加大,作品展示不限于教室内,拍照不再是为了缴交作业。

影像流动化
和传播科系学生学习摄影的目的不同,美术领域学生的摄影课程内容,早先多少含括为自己美术品记录考量,实用之后才进一步成为创作工具。拜数位相机之福,当今美术相关科系学生无须任何“正统”摄影课程或翻拍实务工作,便可轻易地记录自己或他人的艺术。先进的数码相机不但成像极简速,甚至还提供入门的动态影音记录音功能。更由于数码录影机也附带静态摄影功能,于是,传统静态影像和动态影像教学的区异,在数码之后顿时消失;使用相机内建的简易流动影像,进行动态创作的可能性大为增加。再者,即使是单张影像,由于播放时,经常是透过电脑软体Slide Show的连续、定时方式来呈现影像,因此,实质上也可说是流动影像形式之一。


教师对摄影数码科技、影像美学再思
从上述环境与学生实质改变的情形来看,传统摄影教学,无论是基础摄影、影像创作,乃至于实务导向的应用摄影,教师如何以传统本质为基础,进一步吸收数位科技所带来的衝击,将是一大考验。由于数码科技来得非常快,专业教室硬体方面的成熟速度也不迟缓。因此,如果摄影教师都必须兼上电脑应用课程时,是否意味摄影不再是强而有力的传播图象;而是另一种图象应用的底层?果真如此,摄影、设计课目中,「纯綷摄影」和「矫饰摄影」的分配与其内容为何?此皆是相关人士将得努力省思之处。以下本文将以「镜像」为主,对其数码外貌变格和迁动的教育哲思做概略的整理。

 易得的“全阶调”影像
由于传统幻灯片如经由透射光来观阅,暗部层次总比一般反射稿照片来得多,因此常被视为美学提升的重要指标之一。反观数码「镜像」,由于亮部和暗部的反差低,没有传统底片「特定曲线」现象,因此即使是照片形式,都能呈现极佳层次、记载更多讯息。况且,数码影像一旦经由投射方式,或透过萤幕呈现像夜景等高反差的特殊对象,也都经常带给人更多以往感光材料所不及的惊豔。由于多谐调影像,目前已可经由轻便型高画质数位相机轻易取得,使得早先得靠传统大相机、大底片才得以再现“全阶调”景物的认知面临省思。此外,原先大型「观景相机」可以调整影像透视变形的重要特质,也可交给电脑来做后製处理,此更让传统教学中的大型相机操作或「区域曝光」(Zoon System)等高阶课目都得重新考量。

数码资源对商业摄影的影响
商业摄影数码化后,除了传统专业软片(尤其是拍立得)销售、冲洗与后製商机锐减之外,随著影像储存便利性衍生出的丰富图库市场,普遍影响到时下平面视觉艺术创作,促使作业方式大都藉由图片组合,取代以往委派摄影师的特约拍摄,简单的商品型录也多由设计部门自行拍摄。因此,无论是广告公司内的摄影部门,或独立摄影工作室都纷纷缩编、关闭。再从纯图象观点来看,传统精緻商品的採光,对熟练的平面设计师而言,藉由高阶电脑绘图辅助,是可以取代以往非常複杂、漫长的摄影棚过程。上述现象,已让先进国家二手大型专业相机在市场上廉价抛售。摄影生态改变直接影响授课内容,以往过份强调棚内採光的「商品摄影」课程面临淘汰,进而转向由影像、文字和创意搭配的「广告摄影课」。

随身的数码暗房
同样是透过镜头观察与取像,数码相机除拥有传统「光学变焦镜头」之外,还提供「数位变焦」效应,进一步强化影像框取灵活度,摄影者无需暗房,单凭机身上的观看萤幕就可立即作后製的影像裁割,凸显成像之后仍能自由再框取的艺术特质。除此之外,拍照时数码机身所提供的影像锐利度、色彩饱和度、反差等功能选择,也使得以往得经由传统冲片与複杂的曝光协调需求不再。

图象美学的更异
图象目的无论是个人美学表现或大众讯息传播,成像手法大都在拟真或象徵中择一,而再现物象时则凭藉透视法、光线、色彩等综合操作。虽然相机的发明让“照像式写实”成为描绘真实最佳工具的共识,但摄影(影像)数码化后,能否在近代图象史中再创新纪元,仍有待观察。就影像结构而言,数码方块状的讯号元素在影像放大后,边线或暗部便容易呈现锯齿状,大不同于传统底片鬆弛、柔边的点状。面对这样的改变,后人如不能放弃对旧照片的印象,仍一昧地藉由电脑绘图软体来掩盖锯齿状造形,何来新影像?除此之外,数码摄影另拓电视、电脑萤幕新美学比例,亦不同于二比三的古典黄金比例,如再透过相机替代工具,例如:手机型相机,图象外貌就更为独特。值得关注的是,造商为迁就市场,大部分镜头所配备的视角有限,因此学生照片里,少有环境、背景讯息;只见居中人物的“大头贴”。不过由于摄影者没有底片添购压力,使得「即兴快拍」风气实质大增,构图方面远离中规中矩模式;加上拍照时大多可透过机背小萤幕预视,角度变化方面因而比起前人稍丰富些,尤其是高举双手的俯视图象,更是以往学生甚少碰触。论述数码影像新格局的可能性,似乎还应静思当代数码图库美学的降临、正视图象资讯化的事实,进而大胆地放弃单一、原创的「现代艺术」观。只是,数码摄影经常被拿来和电脑绘图的后製技艺混为一谈,好像只有移山倒海、超现实般的影像组构才是数位摄影艺术。为什么「后摄影」教室里一直碰不到数位的真本质?什么才叫灵活、创意地挪用与权充图象的「后现代艺术」?这都是举起相机之前应多自省的议题。

摄影在二十世纪曾为人类学、艺术担任过真实与记录的重要使命。其间,人们曾视「纪录摄影」为一种批判思考、社会运动模式;不是即席艺术感知的拼贴与罗列。数位纪元中,即使拍摄者有记录之心,仍难消弭数码虚拟的组构本质,甚至将记录工作化为更多想像。实务上,由于数码影像的阶调远比传统底片宽广,因此,摄影者经常潜意识地将其修成传统照片反差。换句话说,新美学尚未成熟前,数码纪录摄影家的再现原意,仍很轻易地被操作出轨;转变数码「镜像」为另一影像矫饰或图象设计。

也许就是在上述半记录、半创新氛围中,一种结合照相写实和手绘的图象成了当下主流。如果教师对此有深入认知,未尝不是传统图象教育大突破的佳机,正可藉此将艺术创作、设计考量、影像纪录整合为一。只是,艺术学院里,即使是绘画教师,长久以来习惯于透过拍照行为来培养学生对环境的观察,现今,如果仍只是将数码拍照目的,侷限于部份写实图象的快速取得而已,此是否意谓还得开授更多的“精细素描”来进行观察能力训练?


拍照隆重仪式消失
随著先进数码软体普及和所带出的大量好作品,年轻人成长在活泼、多官能刺激的影像纪元裡,加上一般家庭对子女教育几乎是应有尽有、有求必应。因此,不难想像简、速、廉的数位特质,使摄影顿时间失去传统拍照的仪式性和隆重感,取而代之是无尽愉悦的生活纪录。在此,不免让教育人省思:对新一代数码学子而言,萤幕上一张张传统、经典名作是否也将使影像艺术的认知与体验变得遥不可及?果真如此,针对影像赏析或摄影史内容,从非常利益点来看,教师对学子多介绍重视觉效应的「矫饰摄影」,也许会比「纯粹摄影」来得更直接些。


摄影网络教学
网络发明之前,外源资讯丰富往往型构了开发中国家精英,只是,当各领域大师将研究结晶上网时,网路空间就犹如全天候大教室般;个人知识逐渐被视为公有材料(or资产)、知识变得『无价』了。摄影学术界除有研究团体将过世名家作品适量上网之外,也有不少在世摄影家跟进。网土影像的精緻度虽未达可以直接下载、列印成艺术品,但从教育观点来看已是重大改变。早先只有出国唸书的摄影教师才可能拥有外域影像资讯,当今学生则可以在网上找到适量图象,方便比对文字中的论述,大师风范因而更靠近些。资讯不足的年代,网路上免费影像的提供,的确是件令人兴奋之事,只是一旦垃圾影像充斥时,也降低人们对影像的尊重。

摄影教育应面对「数码艺术」本质
二十世纪初,「科技艺术」目标是超越单纯的机械功能,后期至二十一世纪初,则大量应用人工智慧,结合网络、通讯技术、电子、全像术、感应器、雷射等科技于录影艺术、空间装置及互动式艺术中,意图藉各式的特殊传达能力,让影像或声音得以建构出空间讯息,展现数码媒体并非只是一种简化工作流程的科化工具,而是还能带出新表现形式和内容。对联合国的文教组织而言,「数位艺术」是结合研究、创新和沟通为一体的跨领域媒体艺术。当下数码应用主见于︰动画、互动式媒体设计、网络艺术、数码典藏,以及数码学习媒体设计等,更高难度的技术开发则涵盖影像处理、虚拟实境、多媒体资料库等,其中摄影可以扮演何种角色还未曾被深入探讨过。由于数码艺术本质是探讨电脑及艺术母体的新关系,因此,探研「后摄影」艺术数位创作或应用,就是将议题精确地提昇到摄影、数码、电脑及艺术共存的可能性。换句话说,透过电脑技术所製造出的影像作品,除寄望能如同传统素材般製造官能快感及体验之外,数码摄影如何能再加上流动、易变、直接、互动、易于传递和即时等特质,进而将生活裡熟悉事物加以扩大、再製,甚至改变原始身体和环境的互动经验,在意识或潜意识的距离认知上,营造出新艺术思维。

摄影艺术有没有物竞天择或进化问题?总结近年来对摄影教室多方改变的观察,深觉教育改革虽事不宜迟,但方向上应该要更精淮些。回顾一个半世纪来,摄影工业即使积极地改良硬体、简化拍照程序,但往往只能让中庸的影像创作者相形见础。过去如此,数码化后的情况更让人心疼;数码摄影不单是银盐变电子,多少传统影像爱好者,持数码相机之后也未曾让个人艺术因而变深、持厚。只因为,拍照毕竟是一种以人为主,机器、科技为辅的深度人文活动;影像创作需要思维。前瞻数码影像艺术发展,不应只被浅薄地理解为传统平面、视觉艺术的数位化,其道理就像纸糊的101大楼般,模型是庞大建物的幻象;数码科技的便利特质只是艺术表象。静思环绕于电脑四周的网路空间,若只是把萤幕裡的图象给列印出来就是数码艺术了吗?事实显示,缺乏思维的数码影像也只会是一般平面作品。从上述诸多面向来看,当下数码摄影教育,不应只侷限传统美术、摄影单纯的数位技艺再应用;数码影像虽位在绘画、银盐影像历史之后,但绝不是旧美术的科技化,而是人、科技和电脑作业能力高度调合的结果。因此,数码摄影教育的发展必须深沉地面对数位艺术本质,思索摄影行为在其中的角色为何!

 

 

文章来源于互联网

  • 相关文章: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网站分类

最近发表

最新评论及回复

文章归档

Search

Powered By Z-Blog 1.8 Walle Build 100427 Designed by Han'space

Copyright 2006-2010 LanTo.net. Rights Reserved